闵凡祥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

我是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闵凡祥,疾病如何改变人类历史,问我吧!

我们的历史不仅仅是由人类塑造的,环绕在我们身边的各种各样的微生物和病毒通过引发植物、动物和人类疫病的方式也参与其中,有时还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人类一直在努力应对疫病带给我们的各种威胁与挑战,并在这一过程中增进医学知识,改进医疗技术手段,改变自我观念与行为,创建新的制度,探索新的人类关系与合作模式。
我是闵凡祥,现为南京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医疗社会文化史研究中心主任,南京大学-伯明翰大学-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医疗社会史研究与出版中心主任,长期从事医疗社会文化史的教学与研究。疾病如何影响了个体生活、家国命运、人类历史发展?人类如何认识与应对疫病威胁与挑战?面对此次新冠肺炎疫病挑战,我们可以从历史中借鉴哪些经验?欢迎向我提问!
思想 6天前 进行中...
新颖、大胆、专业、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开始提问吧!
24个回复 共24个提问,

热门

最新

闵凡祥 6天前

您好!谢谢您的提问!
每次疫病的爆发都是对受疫社会和人群的巨大威胁与挑战,都会给受疫社会和人群带来相应变革。例如,罗马帝国时期所发生的几次瘟疫,就使基督教获得巨大发展。因为基督徒在瘟疫中不惧死亡,对患病濒死人员的照料,为基督教赢得了良好的社会声誉和教徒的不断增加。最终,帝国承认它为国教。我想,在某种程度上,这是欧洲后来成为基督教社会过程中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
再如,我们在很长一段历史中并没有“国际卫生组织”,是19世纪在欧洲爆发的霍乱使欧洲人开始试图通过国家间协调与合作的方式解决共同面对的疫病问题。这可以说是区域和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的开端。现在我们有了世界卫生组织(WHO),承担着非常重要的全球卫生治理的领导工作。
又如,人类的城市在很长一段时间中是脏和臭的。街道上污水横流、粪便成堆,河水散发出冲天臭气。19世纪多次爆发的霍乱和1858年泰晤士河的“大恶臭”,促生了伦敦现代下水道系统的修建。从此,完善的下水道设施,成为公共卫生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和现代城市的标配。
此次开始于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我们的社会提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次挑战,更是对我国国力和社会管理水平的一次大考。我们可以看到,在应对此次疫情过程中,我们有些方面做的很好,但也有一些方面出了问题。我想,在疫情过后的社会恢复和重建中,我们会检讨和反思所出现的问题,提高对公共突发卫生事件的预警能力,完善我们社会相应的应对机制,提升政府职能部门的快速反应能力。此外,在野生动物保护和禁止野生动物交易问题上也会更加重视与严格。这个我们的政府已经在行动了。“野味”在我们饮食中的比例也可能会大幅下降。我们经历了此次大疫,知道了疫病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自然会更加敬畏野生动物,自觉远离“野味”。
每一次疫病的爆发和流行,都会对受灾社会和人群产生整体性的影响。以上举例仅是一二,希望对你能有所启发。谢谢您!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4个回答

会出现人类打不过疾病而灭绝吗?

闵凡祥 5天前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5天前

历史上,利用大疫病,成功地搞死对手,有吗?请介绍一下

闵凡祥 5天前

欧洲人在征服美洲的过程中,天花帮了他们很大的忙。
拿破仑征俄罗斯失败,当时法军中流行的斑疹伤寒导致大批士兵死亡,是一个重要因素。
后来的历史中,多国曾试图研发生化武器,进行细菌战,试图通过人造瘟疫的办法消灭对手。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谈天说地话人4天前

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讨大多数国人来说,还停留在口号上,没有入脑入心,日常也没有践行。一切向钱看的理念受这次疫情冲击,应改变改变了。

闵凡祥 4天前
38|回复

瘟疫是推动社会变革的一支重要力量,尽管不是我们所想要的。但它的发生,将会无可避免地给受疫社会带来系列变化。

♂Only One☆3天前

老师,我想知道的是在中国古代肯定有很多次瘟疫的爆发,有没有什么影响特别大的。我感觉中国古代的瘟疫似乎对中国没有太大影响,是不是与中国古代人口流动性不大有关。辛苦老师了!

闵凡祥 3天前
30|回复

我对中国古代历史了解不多。不过您可读读曹树基教授的研究:鼠疫流行与华北社会的变迁(1580-1644年);曹树基、李玉尚著:《鼠疫:战争与和平——中国的环境与社会变迁(1230-1960)》,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6年。
曹树基主编:《田祖有神——明清以来的自然灾害及其社会应对机制》,上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7年。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3个回答

1天前

过去发现烈性传染病,用军队强行封锁村庄市镇,断绝一切往来,任其自生自灭,历史上确有其事?

闵凡祥 1天前
21|回复

这个我没有读到过相关文献。但读到过整个村子的村民自觉整村自我封村,阻止疫情扩散的。您如还没读到,可以读一下。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7714881157672057&wfr=spider&for=pc谢谢您!

风吹雨成雾15小时前

老师,请问一下,那个《枪炮、病菌与钢铁》里面的观点(比如,地理位置影响人类历史)可信吗?

闵凡祥 11小时前
0|回复

谢谢您的问题!
  《枪炮、病菌与钢铁》一书是一本受到广泛认可著作。作者通过强调环境对人类历史的重大影响,来解释现代世界的形成及其诸多不平等现象,否定了曾一度盛行解释体系——人种决定论。贾雷德·戴蒙德的解释和叙述框架,不可说不具有革命性和值得我们肯定之处。
  但强调地理环境对人类历史的影响作用,并非贾雷德·戴蒙德的独创。这种解释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的著名医生希波克拉底那里,其后的历代西方学者中都有持这种解释框架者,都有不同程度地强调地理环境对某一人群历史的影响。如希罗多德、亚?里?士多德、让·博丹、孟德斯鸠、巴克尔、拉策尔等。中国古代的管?,近代的梁启超等也有类似观点。
  对地理环境与历史发展间的关系的阐释,大致存在两种观点:(1)地理环境决定论。它强调人和动物一样,是地理环境的产物,?化的各方面都受地理环境支配。这是一种极端的观点。(2)地理唯物论。这种观点认为地理环境规定着民族性与社会制度,制约着历史和文化的发展方向。是一种相对论的观点。
  地理环境是人类创造历史的场域,它承载着人类活动,支撑着人类的生存和发展。人们的衣、食、住、行和生产活动所需要的一切都来自他们所处的地理空间与环境。因此,地理环境是人类生存和组织生产的物质基础,其特性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以不同的程度规定和影响着人的生产生活方式以及与之相适应的政治制度与文化习俗。

贻笑而已5天前

您长期从事医疗社会文化史的研究,适时提出“疾病如何改变人类历史”这个命题,非常棒!请问,2003年的非典疫情,给中国社会(13、4亿人,也应当能定义为人类社会)带来了哪些影响?我们吸取了哪些教训、有了哪些改变?从当下来看,面对新的疫情,我们有多少经验可供我们少走弯路、少受损失?当前状况,为什么让人觉得我们并没有在2003年取得什么有效经验,而似乎一切都是从头再来?您在这方面有什么体会和经验?谢谢!

闵凡祥 5天前
22|回复

首先,谢谢您的提问!
2003年非典,是新中国在血吸虫病之后遇到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公共卫生危机。它对中国社会的冲击和影响应当说是整体性的,从民众日常生活到国家政治建构。例如:(1)野生动物身上带有会导致人类生病甚至引发一场波及整个社会疫情的认识,已在整个中国社会扎根并形成一定影响。很多人已认识到“野味”不能吃,并在日常生活中加以实践。可以说,这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中国人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2)口罩佩戴超越了特定职业群体的界限,成为很多人的日常穿戴。中国人开始习惯了带口罩;(3)国家政治层面也更加重视公共卫生建设,认识到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重大社会、经济、政治(国内和国际政治)影响,并在国家职能和政治机构等方面进行了改革和建设。(4)中国对全球公共卫生治理的参与度不断提高。这个可以列举很多。
面对此次新发疫情,“小汤山模式”即是2003抗击非典所留下的经验财富;对病人进行隔离的做法,则自14世纪欧洲黑死病中得来的宝贵经验。虽然朴素简单,但确是非常有效的。
现在确实有很多人和您一样,有我们现在和2003年抗非时没有什么两样的感觉,似乎一切都是从头再来。这种感觉可能是由于某种程度的信息不对称引起的。事实上,我们的进步还是很大的。当然,我们不能否认,在抗击疫情过程中,也出现了很多这样那样的问题。这是我们在疫后社会恢复与重建中需要认真反思、总结和改进的。
谢谢您!

吃个西瓜4天前

此发言已被用户删除

闵凡祥 3天前
10|回复

谢谢您的观点分享和问题!
现代性发展确实为各种传染性疾病的快速和大规模传播提供了某种便利,但我们看到,尽管在疫情出现初期,受疫社会会出现某种程度上的混乱和防控措施不力等情况,但一旦现代社会制度被调试进入应疫状态,我们就可看到它的能力和效率。通过广泛的社会动员与组织、科学研究的展开、医务人员的调配、物资征集与调配,等等,我们一般能使疫情得到较好的控制和在较短的时间内消灭疫情。同历史上的历次疫情相比较来看,我们可以看到在现代社会中,因疫病而死亡的人数大大降低了,社会经济损失也没有以前那么重了。所以,客观而言,现代性发展是有利于人类面对和应战疫情的。
在某种意义上,历史就是时间的延长(或延续),只要人类仍然存在,人类历史就会一直延续下去,不管人类怎么做,做什么,其痕迹就构成了人类历史的内容。
历史是波浪式前进的,只是诸多历史认识论的一种。你可以了解一下其他的观点,自主地综合判断。

谈天说地话人4天前

我个人认为:我国当前的人流+物流这种大流通模式,太过于自由、过于频繁。特别是旅游业,人山人海,无序流动。不能在听之任之了。疫情之后,应当适度管控,有计划调控。现在的大数据技术也很容易管控,成本低

闵凡祥 4天前
10|回复

现代运输技术与系统确实易于传染性疾病的快速和大规模传播,这可能是交通技术发展带给我们的另一个层面的影响。现在,无论哪里发生疫情,对我们来说,它离我们只是一趟列车或一个航班的距离。
查看此问题的另外1个回答

热新闻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话题

一天 三天 一周

热评论

热回答

联系我们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
菲律宾申博网址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网88登入 菲律宾太阳娱乐场代理 太阳城注册开户登入 申博线路检测登入
世博游戏开户 多宝游戏免费试玩 澳门威尼斯人直营现金网代理 澳门上葡京官方网 华盛顿网开户最高返点
金博娱乐现金网官网 大家旺赔率加赠 申博中国总公司最高返水 必威登录网站 白金会账号注册最高占成
suncity818.com 财富娱乐代理最高占成 申博代理登录登入 澳门银河bbin最高返水 新櫈娱乐游戏网站